温城晴梦·晴少年

今天的小青蕗也在咕咕咕咕咕。

Rofix:

我上次来星座城的时候他们只搭建了十七座量子桥。连接着每一个被放入合适能量轨道的微型恒星。这些微型恒星的寿命不长,更多的是为了星座城的偶细胞生物提供必要的信息。这些生物的表面皮层可以吸收阳光,并解析出其携带的知识和繁殖信息。老的恒星会通过量子桥将剩余信息传递给新的恒星,保持着星座网络的完整。这一次我和完整的南斗座合了影,下一次他们又会变得不一样。

聚乐第(2)

我接到了命令,他要求我带着一支精锐无比的队伍,去往那里探索一番。说是探索,其实应该去跟那些,同样觊觎着那座宅第深处,所谓的宝藏的家伙们,酣畅漓淋地大干一场。

时间是天正十八年——是的你们没有看错。我想你们这些学过历史的,应该都知道今年发生了什么——我说了我懒得重复。毕竟,在这里浪费时间,真是不值得。

他是我的主,我当然会听他的一切命令,虽然很多时候我并不知道他满脑子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——比如让我当队长。我对当管理员或者队长什么的非常不擅长,不过既然是这家伙的命令,执行就是了。

我们来到了聚乐第大门的外面。这座建筑的美无法用任何词语形容——只有心底不断的赞叹。长长地呼了一口气。从背着的包里翻出来了地图,是真的长,也是真的复杂——复杂到让我怀疑只带了为数不多的武器的,我们六个人能不能顺利到达终点。

但是,我们不能害怕,不能后退。因为我们是最为精锐的部队,我们必须战胜前面未知的敌对势力。

“情况不妙啊——快去看看吧?”

聚乐第(1)

我想,聚乐第的历史,并不需要我再重复。现在的网络无比的发达,只要动动手指便能得知,想要知道的一切事情。


聚乐第…………真的聚集了所谓的“欢乐”吗——谁知道呢,答案早就被掩埋在尘土里了吧?管他做什么,我们现在只需要知道,接下来要讲的故事,就发生在这座宅第中,就足够了。


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……我是说,如果那个男人没有自杀身亡,这座宅第大概会予以保留——可能会用来纪念那个男人?嘛,还真的有可能。


然而事实却是,随着他的离世,这座恢宏大气的建筑也随之崩塌。我们也只好靠想象力来复原这栋建筑。从它变成废墟的那一刻,似乎一个时代也紧跟着画上了句号。


去年暑假的时候回到学校照的。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,很温暖。

〈鹤山〉谁会喜欢这种人啊(4)

年级大会是在大礼堂进行的。所有专业的大一新生汇聚在一起,放眼望去可以用人山人海来形容。身边的同学都在互相聊天,毕竟都是新认识的伙伴。只有山姥切和骨喰安静地坐在角落,全程沉默地听着校长书记致辞。

四点钟散会后,他们两个一同走了出来,然而依然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。突然骨喰抬起了头

“下午好,一期哥。”

山姥切跟着抬起了头,只见面前站着两个人——其中一个还是他那天见过的,那个奇怪的家伙。另外一个蓝色头发的人他并不认识,但他猜测这个人应该是骨喰称呼的“一期哥”了。

“弟弟好。这位是......你的新室友吧。”

山姥切和骨喰同时点了点头。

“我叫山姥切......”

话音未落,便被那个银发的学长打断。

“呦——是你啊。我叫鹤丸国永......”

“你们两个......认识?”

一期听到鹤丸的话稍稍皱了下眉。结果山姥切和鹤丸同时摇头否认。这个默契,也让一期有了一点点怀疑。鹤丸上次跟他讲的那个人,难道就是这位叫山姥切的学弟吗?不过他们两个既然说不认识,就暂且当做是真的吧。从现在开始,他们四个人,就算互相认识了。

嘛,不过是之前见过一面而已。鹤丸的心里如此想着,但毕竟没有这么对一期一振说。不然谁会知道这个叫山姥切的家伙会是什么反应。真是的,明明长得很帅气,为什么要披着这么破旧的披布呢?

理解不了。

一期说要带着新入学的弟弟熟悉校园环境。没想到一同跟来的自己却碰上了山姥切,这可真是个意外。看样子自己必须要好好了解一下他才好。